湛江市窗粗能源公司

最新动态

当前位置 :湛江市窗粗能源公司 > 万象 >

对联鉴赏丨时习之赏析佳联系列(九)

作者: admin 时间: 2021-01-01 16:13 点击: 130次

图片

图片

图片

佳联赏析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本公众号不定期推送时习之先生佳联赏析系列。时习之,本名俞劭华,重庆楹联学会副会长,中国楹联论坛站务管理,联话清谈版首席版主,著有《时习之对联文选》。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雨露雷霆  皇天后土

雷霆雨露总天恩,可怜秉节孤臣,早拚一死;

成败功名皆幻境,即此盖棺定论,已足千秋。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赏析

柏葰是清朝因为科场案而被杀的级别最高的官员。他原名松葰,字静涛,巴鲁特氏,蒙古正蓝旗人,进士出身,官做到军机大臣、翰林院掌院学士、户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柏葰与载垣、端华、肃顺等人不和,而被告发的咸丰八年顺天乡试科场案(柏葰是主考)由载垣等人会审,当然查得特别认真。结果查出柏葰听信家人靳祥之言,“撤换试卷”,取中罗鸿绎的情节。由于靳祥死于狱中,进一步的情节无法查证。咸丰帝本来还不想杀他,但是肃顺等人一再坚持当杀,柏葰最后还是在咸丰九年论斩。直到同治年间肃顺等失败后,朝廷才表示柏葰有罪,但罪不当死,让他的一个儿子做了四品官。柏葰被杀后,有人写了下面这副挽联:

其生也荣,其死也哀,雨露雷霆皆帝德;

臣门如市,臣心如水,皇天后土鉴臣愚。

此联作者不详,但写得极有分寸。虽然认为“其死也哀”,但对皇帝没有一点抱怨,因为“雨露雷霆皆帝德”。另一方面对罪名略有微辞,因为虽然“臣门如市”,但是“臣心如水”,我没有受贿,此心“皇天后土”可鉴。

另一副挽比柏葰早几年被杀的青麟的联与此联有异曲同工之妙。青麟是在任湖北巡抚时因为武昌被太平军攻陷时逃跑出境到了湖南而被杀的。联如下:

雷霆雨露总天恩,可怜秉节孤臣,早拚一死;

成败功名皆幻境,即此盖棺定论,已足千秋。

图片

奋戟重来  登堂强醉

我不知何者树德,何者立威,只缘余孽未清,奋戟重来,稍尽军人本职;

古亦有生而铸金,生而刻石,自揣美名难副,登堂强醉,多惭父老深情。

赏析

古往今来的历史人物中,能够生前就建立祠堂接受顶礼膜拜的并不多,而自己给生祠题联的则更是非常罕见。因为这是一件很难把握尺度的事,说自己当之无愧固然不妥,说自己受之有愧也未必就合适,那你还建什么生祠,题什么联呢?民国初年的著名“辫帅”张勋却做过这样的事。请看他的自题生祠联:

我不知何者树德,何者立威,只缘余孽未清,奋戟重来,稍尽军人本职;

古亦有生而铸金,生而刻石,自揣美名难副,登堂强醉,多惭父老深情。

上联说自己并不曾“树德”、“立威”,不过是“稍尽军人本职”而已。其中的“奋戟重来”是因为这是他第二次驻兵徐州(第一次是在辛亥革命时他防守的南京被江浙联军攻克而败退徐州)。下联说虽然古人也有生前就“铸金”、“刻石”的,但是自己知道还是“美名难副”。说到这里,走的还是“受之有愧”的路子,那么怎么解决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题联的问题呢?于是一个“登堂强醉”,就巧妙地解决了一切:我是喝醉了才写的啊。

吴恭亨在收录此联时说道:“生祠联自家着笔,诚难之难者,而写来尚能肖身分,亦自可诵,正不必以人废言也。”

张勋出身贫苦,读书不多,此联应该是手下的文人代笔的。

图片

片石怀羊  明珠鉴马

代公乏武库之才,岘首哀思,片石人怀羊叔子;

报国示据鞍可用,壶头瘴疠,明珠天鉴马将军。

赏析

张树声是李鸿章淮军的主要将领之一。中法战争时,担任两广总督的张树声因为广西、越南方面战争不利而被革职。不久即去世。他的继任者张之洞写了一副相当出色的挽联:

代公乏武库之才,岘首哀思,片石人怀羊叔子;

报国示据鞍可用,壶头瘴疠,明珠天鉴马将军。

上联自愧作为继任者“乏武库之才”,以羊祜比张树声,切其总督、著名战将的身份。下联以老年马援比张,则更是贴切之极,张树声此时也已经超过60岁,也没有打好仗,与马援晚年在壶头失利十分相似。至于“明珠天鉴马将军”,则是因为有人参奏张树声“不孚物望,难胜兼圻,推诿取巧,玩视边防,贻误地方”等罪名,张之洞还负有查处此事的使命。后来张之洞在对朝廷的回复中也为张树声说了好话。

在对仗方面“岘首”与“壶头”之对及末句之对都相当工巧。

图片

狂澜独挽  薄海同悲

劲敌当前,率八百健儿,守四行仓库,真视死如归,狂澜独挽;

雄风盖世,怀三年苦志,留万古芳名,痛变生不测,薄海同悲。

赏析

劲敌当前,率八百健儿,守四行仓库,真视死如归,狂澜独挽;

雄风盖世,怀三年苦志,留万古芳名,痛变生不测,薄海同悲。

——欧阳立徵挽谢晋元联

谢晋元是抗日战争时在上海率部坚守四行仓库的著名民族英雄(现在上海还有晋元路和晋元中学)。1941年在上海租界的“孤军营”被受日伪收买的叛兵行刺牺牲(谢与部下在退入租界后被解除武装,羁押在胶州路的“孤军营”内)。

此联格律严谨,内容贴切自不待言,最值得玩味的是“视死如归”与“变生不测”的对仗和“狂澜独挽”与“薄海同悲”的对仗,逐字都可以相对,但是如果用“两个一致”来衡量,大约就要被认为“不是对联”了。

此联的作者欧阳立徵是著名剧作家欧阳予倩的妹妹。(2008年)

附  《时习之对联文选》订购启事

《时习之对联文选》由中国诗词楹联出版社出版。共四百余页,选收了时习之先生有关对联论文、对联鉴赏、对联随笔、对联教材、读联笔记及部分对联创作作品。

本书现在还有部分存书,广大联友可以征订。如有需要,请联系时习之先生,手机号为

13883907430


湛江市窗粗能源公司